• 福壽溝博物館周一閉館,從明清到近代的歷史上,贛州為什么成了最難攻克的城池?

      Q1:從明清到近代的歷史上,贛州為什么成了最難攻克的城池?

    要問冷兵器時代哪座城池最堅固,答案必定眾說紛紜。歷史上著名的守城戰也多如牛毛,但其中必定少不了一個名字——贛州。

    相比其他堅城,贛州的堅固更是實至名歸,因它在歷史上經受過諸多考驗,卻幾乎難以被正面強攻所攻克。

    因此,贛州也得名“鐵城”。

    贛州地理位置相當重要,它聯結廣東、福建、江西、湖南,拿下贛州能打通幾省,所以贛州向來都是一處軍事重鎮。



    看看歷史上贛州的攻守。

    宋末,文天祥在江西起兵抗元,一度攻下汀州、興國,圍困贛州。元兵據守,天祥不能克,隨后元將李恒分兵援贛,擊敗文天祥。

    元末陳友諒派將領幸文才率兵圍贛州,城內守將是元將全普庵撒里、哈海赤。天完紅巾軍圍城四月,數度強攻,始終無法攻克。最后是城內糧盡,城外無援,守軍嘩變,殺死了全普庵撒里,縛哈海赤出降,紅巾軍這才拿下贛州。

    數年后,攻守易勢。朱元璋派大將常遇春攻贛州,守將是陳友諒部將熊天瑞。攻無不克的常遇春在贛州城下也一籌莫展,除了圍困別無他法。半年后,熊天瑞力盡無糧,不得已出降,朱元璋這才告拿下贛州。

    《明史·常遇春傳》:圍贛州,熊天瑞固守不下...于是遇春浚壕立柵以困之。頓兵六月,天瑞力盡乃降。

    贛州從此歸明,直到明末。



    甲申之變后,贛州仍然在南明控制之中,直到隆武朝江西督師萬元吉在贛州城下輾轉失策,白費有利局面,贛州被左良玉部下降將金聲桓攻破。

    誰能料到,拿下贛州的金聲桓卻又在順治五年(1648年)反清,他順利攻下江西大部,橫亙在面前的卻還有他曾將之攻下的贛州。

    金聲桓、王得仁所部號稱三十萬,雖然有虛頭,十幾萬能戰之兵至少還是有的。贛州城內的清軍卻只有南贛巡撫劉武元、以及將領胡有升、高進庫等人手下共計7000的軍隊。

    數十萬對7000,怎么看這仗都是必勝。偏偏金聲桓于四月初圍城數重,督師猛攻一個多月,贛州城卻還是不能攻下。

    北京的多爾袞派出援兵,五月初,征南大將軍譚泰率領的滿漢八旗軍隊進入江西,前鋒逼近金聲桓的老營南昌。

    后路被威脅,金聲桓只得撤軍回保南昌。南昌最后被譚泰攻克,一度聲勢浩大的金聲桓、王得仁反正就此敗亡。

    回看過程,沒能攻下贛州正是重要原因。



    同年,廣東提督李成棟也舉起反清大旗,贛州也成他的第一目標,因為這里地理位置實在太過重要。第二年十月,李成棟親提大軍在贛州城外下寨開始攻城,反而出其不意被城內清軍出城擊敗,李成棟退守南安,很快敗亡。

    贛州城,在明末清初成為反清力量揮之不去的夢魘,失守后再也沒能攻克,它也阻斷了福建和湖廣的聯系,切斷了明軍聯絡的血管。

    話說回來,贛州這么難打,又是怎么落到清軍手里的呢。



    清軍事實上也不是正面攻下的贛州。

    順治三年九月十九日,清軍擊潰贛州外圍明軍后包圍贛州,隆武朝大學士楊廷麟、督師萬元吉退進城內固守。

    清軍以副將高進庫、馮君瑞攻南門,副將劉伯祿、賈熊、白元裔、何鳴陛攻東門,副將徐啟仁、楊武烈、崔國祥攻西門,副將李士元等攻龜尾,多點同時進攻。

    在此之前,明軍增援贛州的各路兵馬已經被擊退,這時城里只有兵卒五千多人。

    不過明軍還是以劣勢兵力擋住了清軍的攻勢,堅持到了十月初四。

    因長期守城,士兵疲憊松懈。十月四日夜深,清兵乘守堞士兵不備之機,登城折垛,蜂擁人城。

    黎明,贛州城終于被清軍占領。

    可以看到,即使清軍在戰斗力和兵力上都有優勢,也沒能通過正面進攻直接攻下贛州,而是采用了特種作戰的方式才得以拿下,贛州的堅固可見一斑。



    贛州城為何如此難打,這要從歷史上說起。

    贛州城始建于東晉永和五年,由東晉南康郡太守高琰夯土而筑,經過歷代不斷修繕加固,城墻最高處達到11-12米,厚度7-8米,并且護城河、墻垛、城樓、警鋪、馬面、炮城等設施一應俱全,這個城防配置,已經可以媲美北京城。

    如果只是城墻堅固,在重兵包圍,四面圍攻的局面下,如果城內守軍過少,也難以抵擋。



    贛州城的特別之處,是它是座三面臨水的城池。

    這個臨水不是指的護城河,而是指的三條江,章水、貢水在贛州匯聚成贛江,贛州城正修建于三水交匯之處。

    這樣獨特的位置,使得它的護城河實際上就是三條江。江水湍急,水流和寬度都不是人工挖掘的護城河可比,這樣守軍就只集中注意力在陸地的一面,其他三面城墻只要留少量兵力看守,這是贛州屢屢能以少量兵力抵擋住大軍圍攻的要點。

      Q2:上海博物館有幅《高逸圖》,為什么至今只對外展出過一回?

    你做城鐵到龍澤站
    出站做 昌21路 到昌平南大街
    在做947或昌平到懷柔的車 或昌平到密云的車 都可以到九里山公墓
    在南大街的路南等車 車往東走20分鐘左右到

      Q3:有哪些小眾景點值得推薦?

    1、霞浦——攝影愛好者朝圣天堂

    霞浦縣位于福建省寧德市,是閩東最古老的縣份,是“中國海帶之鄉”、“中國紫菜之鄉”,素有“海濱鄒魯”之譽。霞浦灘涂是中國最美的灘涂,是中國獨一無二的灘涂風光最典型最集中的地方。小小的縣城有近400公里的海岸線,灘涂面積全國最大,這里的灘涂,風光美麗,聞名遐邇。

    2、湖北·恩施

    恩施在2017年備受矚目,隱匿在湖北西南部飛崇山峻嶺之中。當你踏上這片土地,你或許會沉醉在那片絕美的峽谷風光中,鐘情于這里的一方山水,抑或著迷于古老而神秘的土司文化之中。?尤其恩施的鶴峰屏山,水質清澈仿佛走入了仙本那,水上漂浮的小船,就仿佛一艘艘太空船,人也似乎處于非地球的地方。

    3、古墨—云南最后一個世外桃源

    在云南大山中有一個有著書香味名字的山村——古墨,古墨村隸屬于云南省臨滄市鳳慶縣詩禮鄉。村中房前屋后及流浪河兩岸的古核桃樹高大粗壯,枝繁葉茂。這里冬冷夏涼,四季如春,終年翠綠滿山。

    4、四川·莫斯卡莫斯卡村

    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東部丹巴縣境內,距縣城100余公里。這里被三座神山環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為一體,生活在這里的牧民,沿著祖輩最自然、最古老的生活方式,過著與世隔絕、詩意般的生活,因此也有人稱這里是”被遺落的天堂“

      Q4:上海博物館十大寶物是什么?

    上海博物館十大寶物有定窯白釉印花云龍紋盤、鈞窯鼓釘洗、吉州窯木葉紋盞、汝窯盤、白瓷蓮花口弦紋六管瓶、南宋龍泉窯梅子青三足爐、明永樂白釉暗龍紋盤、元青花纏枝牡丹紋罐、清雍正琺瑯彩墨竹圖碗、唐越窯海棠式大碗。

    1、定窯白釉印花云龍紋盤


    敝口,弧腹,圈足。釉色白中泛黃,略帶粉質感,圈足滿釉,為覆燒器,芒口包銀邊。盤內印云龍紋,云氣繚繞,龍身屈曲騰越于云霧之中,龍鱗宛然,神韻飄逸,宋代定窯印花器,技法源自定州緙絲,精致而臻完美之境。此器工藝精絕,包有銀口,當為宮廷御器。


    2、鈞窯鼓釘洗


    該器物內壁施天藍色釉,外壁呈玫瑰紫色。器身以鼓釘和弦紋作裝飾。下承如意式三扁足。為宮廷用器。鈞窯是北宋及金代的著名瓷窯之一,有官鈞和民鈞之分,官鈞瓷窯址在現在的河南禹縣,當地因古屬鈞州而得名。鈞窯器釉色以蛋白石光澤的藍色為基調,具有乳濁狀和不透明的感覺。在此基礎上,有多種變化,主要色調是月白、天藍和玫瑰紫。

    3、吉州窯木葉紋盞


    碗內貼一樹葉作裝飾,經高溫一次性燒制,制作簡便易行,紋飾別具一格。它充分地反映了宋代吉州窯高超的制瓷水平。宋代斗茶之風盛行,以吉州窯和建窯為代表的窯場得到很大發展。地處江西吉安永和鎮的吉州窯,為宋代南方重要瓷窯,所燒產品有青白瓷、黑釉瓷、彩繪瓷等,尤以后二者最為著名。黑釉瓷采用貼花、刻花、彩繪、灑釉等方法,創作出許多別致而又自然的紋飾,特別是木葉紋和剪紙貼花工藝,具有獨特的藝術風格,為代表性產品。

    4、汝窯盤


    此盤滿釉支燒,細紋開片,釉呈淡青色,素雅清麗,是傳世汝窯的典型器。汝窯堪稱宋代五大名窯之首,北宋徽宗時開始在汝窯燒造官窯器皿,因燒造時間短,傳世器物很少。汝窯瓷器做工均極其精致。胎質細膩,多呈香灰色。釉色則有天藍、天青、粉青等。多數盤、洗、碗等器均為裹足支燒,底部留有細小支釘痕,俗稱“芝麻釘”。

      Q5:福壽溝的簡介

    贛州是風水故鄉,因風水宗師楊救貧為當年唐末虔州刺史盧光稠擴城做規劃,留下了可圈可點的生態文明建筑作品。但由于擴城工程浩大、城西北地勢低洼及城市排水系統規劃建設的不合理等原因,此后的一、兩百年中,贛州城人民屢屢遭受洪澇災害的侵襲,老百姓苦不堪言。
    正因為如此,北宋熙寧年間贛州知軍劉彝上任后目睹洪澇災害給城市廣大老百姓帶來的損失和痛苦,他經過反復的思考和實地踏勘,比較科學地提出了根據城市地勢西南高,東北低的地形特點,以州前大街(今文清路)為排水分界線,西北部以壽溝,東南部以福溝命名。劉彝既從城市環保的角度,從城市地理位置,山形地勢上因勢利導,把城市排水系統規劃設計成集城市污水、雨水排放、城市諸多池塘蓄水調節雨水流量、調節城市環境空氣濕度、池塘停積淤泥、減少排水溝的淤積、池塘養魚、淤泥作為有機肥料用來種菜的生態環保循環鏈系統;又從城市風水學的角度,把福壽二溝線路走向設計成古篆體之形,“縱橫紆析,或伏或見”,作為贛州龜形城的龜背紋嵌在龜背上,充分地考慮了贛州城的永固,廣大人民的福祗,寄托了他的美好愿望。
    贛州一個不怕水淹的城市。古人留下的福壽溝呈磚拱結構,溝頂分布著銅錢狀的排水孔。據測量,現存排水孔最大處寬1米、高1.6米;最小處寬、深各0.6米,與志書上記載基本一致 。
    經過3小時通風換氣,再穿上有點兒像孕婦裝的連體雨衣,順著2米多高的竹梯往下,終于見到了900多年前的下水道——福壽溝。借著安全帽的燈光,前方是一條不見盡頭的磚砌通道??諝夂茈y聞,就像那種多年未經疏浚的死水塘攪拌著垃圾的混合氣息。
    趟著齊膝的地下水和淤泥,人只能貓著腰往前走。好在沒碰見目擊者所述的“吐著信子的水蛇和成群結隊的老鼠”,當然也未能如一位市政工人師傅那般幸運,她曾經在磚縫中發現了古人藏匿的金首飾。偶爾有幾塊刻著同心圓或井字形的青磚,經專家鑒定,都是唐代的花紋磚。
    地面上對應的這片區域是一條叫姚衙前的古巷,這里大體保留著宋代的格局,散落著歷朝歷代的房子。在被問及“老城為啥不淹水”時,老人們都說,贛州是座“浮城”,而且是烏龜形,龜首在城南,龜尾在城北,所以不管江水怎樣漲,贛州城都能跟著浮起來。
    史料記載,在宋朝之前,贛州城也常年飽受水患。北宋熙寧年間(公元1068年—1077年),一個叫劉彝的官員在此任知州,規劃并修建了贛州城區的街道。同時根據街道布局和地形特點,采取分區排水的原則,建成了兩個排水干道系統。因為兩條溝的走向形似篆體的“?!?、“壽”二字,故名福壽溝。
    在現代,如果下水道的坡度不夠,一般都要用抽水機,而福壽溝完全利用城市地形的高差,采用自然流向的辦法,使城市的雨水、污水自然排入江中。
    不過,每逢雨季,江水上漲超過出水口,也會出現江水倒灌入城的情況。于是,劉彝又根據水力學原理,在出水口處,“造水窗十二,視水消長而后閉之,水患頓息”。
    水窗是一項最具科技含量的設計。原理很簡單,每當江水水位低于水窗時,即借下水道水力將水窗沖開排水。反之,當江水水位高于水窗時,則借江水力將水窗自外緊閉,以防倒灌。
    同時,為了保證水窗內溝道暢通和具備足夠的沖力,劉彝采取了改變斷面,加大坡度等方法。有專家曾以度龍橋處水窗為例計算,該水窗斷面尺寸寬1.15米、高1.65米,而度龍橋寬4米、高2.5米,于是通過度龍橋的水進入水窗時,流速陡然增加了2~3倍。同時,該水窗溝道的坡度為4.25%(指水平距離每100米,垂直方向上升或下降4.25米),這是正常下水道采用坡度的4倍。這樣確保水窗內能形成強大的水流,足以帶走泥沙,排入江中。
    據贛州著名文史專家和規劃專家韓振飛和陸川介紹,打開福壽溝古地圖,我們會清晰地看到在龜型的贛州古城圖上,南北向一個清晰可見地一個古篆體“壽”字型結構下水道平布在其上,東西向也是一個古篆體“?!弊中徒Y構下水道平布在其上。這其中的原因主要是受古代城市風水學文化的影響,因主要線路走向形似古篆體“福壽”二字,故溝因形而命名。

      Q6:福壽溝的破壞

    不過,古人的前瞻性往往趕不上后人的破壞性。
    相對而言,深埋地下的福壽溝是保存完好的,現存約1公里的“壽溝”從姚衙前一直延伸到涌金門。雨水伴著污水從城樓下的排水口噴薄而出,同時帶著福壽溝里特有的氣味。站在船上才會發現,在排水口有一扇鐵質的圓形水窗,這是替換了舊時的木質水窗。
    問題是,如果江水水位超過排水口,水窗緊閉,江水是進不了城,可城內的積水又從何處排出呢?
    據萬幼楠介紹,按照劉彝當初的設計理念,福壽溝僅是整個贛州排水防洪體系中的一環。修建于宋代的堅固城墻是最好的防洪堤壩,還有城內的數百口水塘。劉彝曾差人將福壽溝與城內的水塘連通起來,以發揮重要的調蓄作用。
    “就像長江流域有鄱陽湖、太湖、巢湖,這些湖也都起了類似的作用?!比f幼楠說,水塘增加了城市暴雨時的雨水調節容量,以此減少街道淹沒的面積和時間。
    然而,讓古人想不到的是后人竟會填塘建房。
    “這幾十年,我們天天呼吁保護水塘,可建國初哪里管這些東西???”贛州市一位文保專家說,“現在人更直接,都鉆進錢眼里了,城里有地方還不開發賣房子?”
    北京大學地理系教授馮長春是最早意識到贛州水塘重要意義的人之一。1984年,在詳細考察了贛州的水塘之后,他發表了一篇論文,題為《試論水塘在城市建設中的作用及利用途徑——以贛州市為例》。當時,贛州城的水塘面積約0.6平方公里,占整個城市用地的4.3%。
    馮長春從贛州園藝場得到的資料顯示,1958年該單位擁有400多畝水塘,到1981年初僅剩130余畝。市區其他幾個公社所管理的水塘有很多被填平。
    一旦破壞了原有的排水系統,在城市排水上出現困境幾乎是立竿見影的。馮長春了解到,靠近厚德路附近的水塘填掉后,蓋起一幢五層住宅樓,致使周圍地區排水無出路,附近的土坯房屋被水浸泡后倒塌。填掉贛江餐廳后面的水塘后,下大雨時,餐廳廚房內積水一尺多深,根本無法正常營業。
    在當年的那篇論文里,馮長春建議,今后應該堅決停止向水塘“進軍”。同時,他建議將水塘與護城河連成水系。在馮長春看來,其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要遠大于填塘建房。
    26年過去了,在聽說“水塘只剩下兩口,護城河早已被填平”之后,馮長春仍然覺得非常惋惜。當年北大師生歷經數月為贛州作了一份規劃,希望新城在外圍發展,最終未被采納?!俺鞘袥]有水就失去了靈動和活力?!瘪T長春認為,從某種意義上說,水塘被填平后,連接著它們的福壽溝也已經死了。
    在21世紀的今天,后來者只能通過荷包塘、蕻菜塘、清水塘這些殘留的地名,去遙想當年那座被水環抱的江城了。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一品区,亚洲AV无码专区首页,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成年女人免费毛片视频永久VIP